杏雨梨云

幻想文学家(七) (第1/3页)

天才一秒记住【杏雨梨云】地址:cnrnb.net

纳兰诗的手很漂亮,长而细,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。

可她握笔练字多年,指腹早长满了厚厚的茧

她弯下身,乌黑长发只用一根蛇形的金簪绾起。眼睛是剔透的琥珀色,含笑看人时,五光十色,绮丽得像个万花筒。罗焕生戒备又普惕地后退,幼兽般直觉害怕她。

“说起来,我们还挺有缘的,楼兰国破后,我的那些字画,跟随玉器一起被商人转卖。其中一本,就到了你手里。纳兰诗:“不用怕我,小溺。'

她手指拂去罗焕生眼睫上的泪,心中无声感叹,多么干净的一双眼。

稚嫩、痛苦,却又清澈。

任谁都不会把它和罗文遥联想到一块儿吧。

纳兰诗弯唇:“你生于云歌,会不会向往大漠呢。像我生在大漠,小时候总是对山水格外憧憬。”

纳兰诗温柔看他:“所以,小溺,透过我的文字。你有没有看到那绵延起伏的黄色沙丘?”

...色沙丘?

罗焕生愣住,抬头,一点一点睁大了眼。

“骆驼,蜘蛛,还有那一扇很小很小的窗。

暗河里的所有毒物,都不敢靠近她的衣裙。

纳兰诗牵起罗焕生的手。

摸到小孩掌心的瞬间,纳兰诗就忍不住想笑,唇角弧度古怪而微妙。

想杀死一个圣者何其难,尤其还是罗文遥这种,年纪轻轻就名动六州的儒家天才。

怪就怪罗府全是一群蠢货吧

竟然把唯一能条死罗文遥的人,送到了她身边。

如果罗焕生会恨会怨就好了,像他姐姐一样,愚蠢自私,三言两语就能动摇神智。

可偏偏,他受伤难过后,只会把自己藏起来。

纳兰诗轻轻地叹了一声,她牵着罗焕生,往外走。

青黄衣裙过处,毒虫四散

离开石室,就是一条很长的河,夹在悬崖绝壁间,不见尽头。

纳兰诗掌心落下淡金色的沙,铺陈在水面上,瞬间形成一条金色的路。

罗焕生哭得有点回不过神。

纳兰诗带着他走到水上,脚踩着金沙,像行在滚烫的大漠。

长河蜿蜒,旁边是几十米高的山崖

幽谷寂寂,怪柏横生。

天地间,月明风清,好像只剩这条落满金辉的路

纳兰诗不打算在这里久留

姬块要出来了,她制造那个蜃境就已经精瘦力竭。幸好,她今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她手指点在罗焕生的眉心,血色的痕迹,没入罗焕生识海。

“小溺,我们以后可以成为笔友。

纳兰诗弯身,琥珀色的眼眸一弯,轻声说:“但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,尤其是你哥哥。”

“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,你会感谢我的,小溺。

纳兰诗松开了他的手,站起身,消失在黑暗中。

是她蛇首金簪内镂空的珠,又或是她手腕上缠绕的护花铃,发出清响。

遥远缥缈,站在沙土上,像是大漠远处的驼铃。

罗焕生喉咙里还有签子弄出的血。

一个人低着头,沉默往前走。

可饿了一天一夜,他还哭了那么久,早就体力不支,后面越走越浮,什么时候晕倒的都不知道。

施溪离开[幻想文学家]的屋境,回到的不是甲门,而是蟾言一个未被开发的山洞内。

山壁潮湿,水滴不断

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身边景象,先被那暗河上若隐若现的金沙,吸引了全部视线。施溪愣住,快步向前,刚从纳兰诗的记忆里离开,他不可能陌生这种黄沙的施溪抬头,发现,金沙沿着河水一路蜿蜒远去。

“纳兰诗来过这里。”施溪低声说。

姬玦扫了一眼前方,道:“她已经不在了。”

施溪:“时间掐得那么准的吗。

姬玦转过头,平静问:“施溪,你想救被困在[蟾宫]的人吗?”

施溪“啊?”了声,疑惑抬头,马上明白姬玦是问,他打不打算救春山居那群酒囊饭袋的官员。

施溪幽幽吐口气:“我都差点变小雀了。我还救他们呢,没亲自动手已经算很给面子了。”

姬玦笑了好一会儿。

[蜃境]里,姬块说出那句话后,两人都怔住了。

一“出去后,告诉我你来云歌的目的吧。

“我帮你完成,然后送你离开卫国。

姬块的语气冷淡,可能是过于疲惫,所以一时没藏住情绪。那种婴宁峰习惯性的上位者口吻,声音再轻,都有不容反抗的命令味道。姬玦说完就愣了下,刹那抬眸,去看施溪。

而施溪也是没回神,错愕看他。

重逢后两人间,一直都有时近时远的感觉。可从来没有哪一刻,疏离比现在更鲜明。

锟语高台的花雨为赢家而落,满堂喝彩声里,烟花四起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如遇章节错误,请点击报错(无需登陆)

新书推荐

物理学它又存在了 港岛夜色 潜规则[穿书] 绿茶女配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豪门对照组在恋综当咸鱼 老公末日来的[七零]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